•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Camille Tsai

Camille-661-編輯.jpg

 真。裸

 

李國修老師曾經說過發人深省的一句話:一個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夠了。

 

我當時聽了有很深的感觸:如果一輩子讓我選擇做好一件事,我想做什麼?

我發現我從來沒有好好思考過這件事...因為...

I fit in...everywhere

我從小很會很多事情,尤其會念書考試及畫畫。

畫畫會到一種程度美術老師特別來家裡拜託爸爸讓我考美術班,老師願意親自加課輔導; 但我的成績好到爸爸在我面前直接回絕老師:我的女兒很會念書,我要她念普科升學,不要念藝術,走的路太窄了。

於是,“太會念書”的我懵懵懂懂地被驅離心中真正的夢想:藝術創作。

那個隨波逐夢的年紀

高中在乖乖牌女中念了三年,到大學時才再次為要與藝術夢沾上邊而選擇念廣告系,讀了才知道:政大的廣告系鎖定 “管理人才培訓” ,對視覺藝術少琢磨,於是誤打誤撞學習行銷公關。日間的課業學習勉強經營,課餘倒是很認真地玩了四年,交過各型各色的男朋友,當過啤酒促銷,嘗試拍廣告受訓,嘗試訓練做主播,嘗試寫電視節目腳本,感覺跟什麼人都可以交朋友,感覺什麼都可能發生,卻也從來沒有深究自己想要什麼。

 

轉眼大學畢業。

那年正是網路起飛的粉紅泡泡年代,一腳跨入這個 ”做自己“ 及 ”探討無限可能“ 的業界,開始晚晚起床,穿著破牛仔褲及拖鞋上班,夜晚換上熱褲高跟鞋在夜店到天明的生活。有的是花不完的創意及精力,我以為網路新貴可以一路做到老,婚姻及家庭大概就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

 

尤其在我被某一任男朋友傷透了心之後。

改變人生的絆腳石

他在認識我一個星期之後就說要見父母,每個人看到我們都說是最相配的戀人,我們可以開車南下到高雄在車上唱五個小時的歌,從國父聊到科學麵都津津有味地思辨。

因為他我才明白相愛不一定能相處,付出不一定等於成功。

跟他分手,我暴瘦到38公斤,有一段時間待在租的小閣樓一直想往下跳,有兩年的時間以遊戲人間的態度對待感情,大大地跌了一跤。

 

但是這一跤,卻讓我事隔多年充滿感激。

謝謝他讓我知道沒有人一定要對你容忍付出

                          感情不是『天造地設』就會成功的方程式

更重要的是我因此認識了耶穌。

在一次接受朋友建議下走進某個教會的小家聚會,不帶著任何期待就只是坐著旁聽,突然素昧平生滿頭白髮的女牧師走向我,對我說:我可以為你禱告嗎?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至今我也忘記她禱告了什麼,我只知道她禱告時我感覺一股溫暖的安慰澆灌我,立時淚如雨下,浸泡在強大的愛裡。

 

再多次唱歌也安慰不了的心,再多歡樂的舞廳也填不了的空虛,在那一瞬間,得到救贖。

我知道一切都會好。

因為我有耶穌。

轉彎的幸福

我的生活在認識耶穌以後,出現了大轉彎。

 

認識耶穌是重新發現真我的旅程,一層層地在耶穌面前剝開,對於我來說更是格外困難。

雖然在教會裡學習敞開,感情的世界我依然玩著角色扮演的遊戲。

我發現我以『討人喜歡』為樂,所以在跟男人相處時下意識地討好對方,以得到對方的喜歡為成就感,戴著面具處理關係。

 

所以不是我扮倦了想換人演,或是逐漸露出本性,叫對方難以承受。

 

沒想到在 29 歲那年,長達十年地下情的玩伴 Denis 突然打動我的心,他用半年的時間說服我,要不要考慮他? “because we know every dirty secret of each other, we can have a frank honest relationship”。於是,在奔三的年紀我結婚了,花花蝴蝶碰上老船長,在我們的婚禮上有許多人叫錯新娘的名字(顯然我不是他交往多年的正牌女友),有許多人第一次見過新郎(新娘的男友史還來不及排上這一個),也許我們不是最被看好的那對,但是在決定的那刻,真的感受:就是他!的命定。

 

這個大轉彎也包含事業嘎然而止。

 

我沒想到我會自自然然地嫁給十年的地下情人,更沒想到在結婚後接著放棄樂在其中的網路事業。但是看著老公第一次得知我懷孕泛紅的眼睛,第一次看見超音波那顆小米粒有著心跳,任自己對寶寶的想像無限擴大,我的家庭主婦當起來居然如此甘之如飴,得心應手!

 

我沒有產後憂鬱症,也不羨妒朋友的事業成就。

我單身的時候糊塗拉遢,管起我們家卻挺有條理,一雙兒女因為我的『懶人管理法』反而在各方面自動自發表現良好。

 

我的老船長先生真的讓我在婚姻中快樂做自己,他鼓勵我嘗試許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騎腳踏車,游泳,滑雪,跳水; 也一起嘗試像上空海岸裸泳,斷食假期等新鮮有趣的事。

 

於是,我的藝術夢又在這個快樂的避風港被拾起了。

從一把泥土感受上帝創作的喜悅

有一天,懷著老大大腹便便的我,突然想玩陶。

其實在上班的時候也曾經試著玩陶一陣子,但是因為工作繁忙一下就被擱置了,這次再踏進陶藝教室,一摸到土,一做就是十多年,再沒斷過。

 

每次我跟人談起我做陶,人們總是懷疑地打量我:這個光鮮亮麗,指甲永遠做得漂漂亮亮的嬌嬌女,怎麼都難跟髒兮兮的陶土連上邊。

 

對我來說,做陶卻是個乾淨誠實的心靈之浴。

 

當我在創作時,從一堆軟榻無助的土團,按照我的想像,努力地捏塑出心中那個美好的理想時,總忍不住懷想上帝拾起一把土,按照祂的形象造人,並對他吹入生命氣息,使人成為宇宙中唯一的靈氣創造。這樣的過程帶給我無限地滿足,而在創作過程中的挫折,挑戰與突破也讓我每每琢磨體會天父的心。

 

這樣心靈的解放更是在我創造『馬』的系列時,達到高峰。

 

在蒙古之旅後,我創作一系列的馬,我愛他們的自由而不放縱,高貴而不孤冷。蒙古人愛馬,讓牠們自在地聚集,或坐或站悠然做自己。看著馬與天地、人與馬融和一體的風景,我深受撼動,於是創作了許多馬群,從中注入我對天地、關係、自我、靈命的理解。

 

 

在做陶多年後,另一個塵封許久的藝術夢又被想起...

愛做夢的女人

雖然從小愛畫畫,參加過無數畫畫比賽得名,自從國中那次被回絕了的藝術夢後,就賭氣似地不再畫畫了。偶爾手繪作品送朋友或男友,卻換得”幼稚,孩子氣“的評語。

 

可這些傷痕,在多年後又被我的老公治癒。

----------------

 

我總是很會做夢,夢都是彩色的,情節繁複,好像一齣齣身歷其中的3D電影。

我養成紀錄夢的習慣,也會跟老公分享。他聽著有趣,一直鼓勵我把它們畫出來。

 

四年前,我去學了一些油畫與人物,開始我的畫夢旅程。

 

創作的過程,像是在孕育生命,我有一些被餵養的想法,於是開始孕育澆灌它,有一些基本的想像、架構,但是在陣痛後創造出來的永遠不是百分之百被預期的。而這些費盡心血創造出來的作品,在離手之後,也仿佛各自有他們的生命,任憑欣賞者解讀。

 

而在這個創作過程中,雖然看起來是我在實現我的夢,但是那些夢中的浮光掠影,卻在創作過程中不斷被釐清與闡釋,反過來教會我許多道理。

 

在我的『re-creation』中我反思了這樣一個作畫中自我對話、自我了解的過程,期待如畫中的天使能展翅飛往更好的自己。

在作品裡坦誠相見

我的人生一路走來總是碰到許多『伯樂』與同伴,各自賦予我許多期許及想像,而我也為著滿足這些期許戴上層層的面具,想要面『面具』到。

 

唯有在面對誠實的一塊土、乾淨的一張畫布,我再也不需要華麗登場,滿足各人期待的目光。

 

 

 

於是在多年後,一直以『被父親耽誤的藝術夢』為理由的我,終於勇敢地面對,即使我所在意努力的夢想不一定受到別人的高評價,我也要卸下一切假扮,真實、赤裸地表達自己。

 

謝謝我的父親給我完美的藉口讓晚熟的我在這個年紀才好好做這件事。

 

 

也希望你們喜歡這樣『真。裸』的我。

© 2020 Camille Tsai . All Rights Reserved